距离展会开幕
公告:

李曼2018:首轮展位预订火热进行中

大会介绍
会议主题

会议旨在为参加者提供高端咨询,内容涵盖生猪生产、疾病监控、国际养猪行业现状及最新研究进展,为参会者提供一个与中美两国养猪行业专家及行业领军企业互动、交流和分析案例的平台。

2017 李曼养猪大会主题包括(但不限于):

1、猪生殖与呼吸综合症(PRRS) - 疾病现状、疾病预防和净化措施、疾病的诊断、 鉴定与监测,猪场管理措施、疫苗及案例分析。

2、中美养猪生产管理 - 猪场建设、环境与疾病的控制、生物安全、育种、兽医和疾病诊断服务等。

3、生猪生产数据在疾病诊断、流行病学研究、及提高生产效率方面的应用。

4、抗生素的应用和食品安全。

5、主要及新发疾病 (如猪放腺杆菌性胸膜肺炎、副猪嗜血杆菌病、流行性腹泻等) - 疾病的分子生物学诊断、监控与防治。

国际猪业 » 欧洲“饲料禁抗”之路并非坦途,诸多问题仍需解决

欧洲“饲料禁抗”之路并非坦途,诸多问题仍需解决


       我们对于欧洲“饲料禁抗”过程的了解是片面的:2006年欧盟全面“饲料禁抗”政策出台的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欧洲又是如何保障食品安全的?欧盟目前最常用的“减抗/替抗”手段有哪些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特别采访了比利时根特大学的JORIS MICHIELS教授,而面对记者所提问题,JORIS MICHIELS教授也从多方面给与了详细的解答。


       ◎欧洲保障食品安全之路

  JORIS MICHIELS教授首先介绍到:欧洲的保障食品安全之路也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。上世纪90年代后期,欧洲发生了一连串的食品安全事件,先有比利时戴奥辛污染食用油事件,后有英国疯牛病和口蹄疫等事件,欧洲的食品安全亮起了红灯。2000年1月欧盟发布了欧盟食品安全白皮书,提出了成立欧洲食品安全局(EFSA)的建议,以协调欧盟各国,建立欧洲层级,新的食品法规。在经过了两年多的讨论后,欧盟内部对加强欧盟食品安全控制的观点已趋于一致。基于让欧盟的消费者得到最完善的食品安全保护,在欧盟执委会、欧洲议会和理事会的努力推动之下,欧洲食品安全局(简称:EFSA)顺利于2002年成立,提升了全欧洲各阶层对于食品安全问题的重视程度,不仅针对饲料与养殖业,也涵盖了种植业(如谷物类),从源头上全方位保障食品安全。如今在欧洲申报新饲料添加剂产品时,除了要明确产品的使用效果以外,产品的安全性评估更是被关注的重点。

  ◎欧洲“饲料禁抗”之路并不是一片坦途

  教授谈到:2006年欧盟出台全面“饲料禁抗”政策之前,还允许在饲料中添加使用的促生长抗生素仅剩下4种,从80年代到2006年,饲料中用于促生长的抗生素在逐步地被减少,并不是在2006年被一下全部禁用,中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减抗过程。而随着欧盟全面“饲料禁抗”步伐的日益临近,欧盟畜牧饲料企业也在大力通过各种措施和手段来减少“饲料禁抗”对于行业的影响。

  JORIS MICHIELS教授以“饲料禁抗”前后的比利时畜牧业抗生素使用情况为例,介绍到:在2006年饲料禁抗之前,通过加强免疫、生物安全体系防控、改善养殖环境等手段,发现某些疾病在比利时的很多农场中都已经消失了;而全面“饲料禁抗”后,抗生素的使用并没有被完全禁止,当动物生病需要用抗生素加以治疗时,还是可以通过兽医开具的处方使用抗生素加以治疗,且治疗用的抗生素种类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(禁抗前用什么药,禁抗后还是用那些药进行治疗)。禁抗后的头几年,农场治疗用抗生素使用量大幅度提升,畜牧业抗生素使用的总量并没有下降,反而有所上升,这主要是由于“饲料禁抗”后养殖业的不适应所致,更多的抗生素被用来治疗动物疾病。为了应对这种情况,欧盟进一步加大了对于抗生素使用的监管力度,建立了完善的监测系统,牧场抗生素的使用受到政府部门的严格监控,严格遵守停药期的规定,并且政府制定了详细明确的减少抗生素使用的目标(规定了抗生素使用量,超过剂量则会被处罚)。目前在欧洲治疗用抗生素的给药方式可以通过拌料、饮水、注射等方式进行,然而最常用的方式还是通过拌料进行群体给药(有病治病,无病预防)。

  虽然欧盟全面“饲料禁抗”已经有近10年的时间,然而畜牧业抗生素总体的用量并没有减少很多,JORIS MICHIELS教授认为:未来的欧盟养殖减抗之路还很漫长,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行。

  ◎“减抗/替抗”目标的达成需要一个系统的综合解决方案才能实现

  JORIS MICHIELS教授还谈到:2006年欧盟“饲料禁抗”后,为了预防仔猪腹泻,比利时2012年开始允许在饲料中使用高剂量氧化锌(2000ppm以上的使用剂量),而西班牙、丹麦等国家则更早就允许在饲料中使用高剂量氧化锌,然而高剂量氧化锌的使用也需要兽医开具处方才能使用(常规剂量的添加使用则不需要);虽然使用氧化锌可以减少抗生素的使用,但是高剂量氧化锌在仔猪上的应用也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,如对环境的污染、增加仔猪胃肠道PH值、抑制生长以及呼吸道疾病发生率上升等,因此寻找一种高效低剂量的氧化锌产品就十分重要,经试验验证,法国Animine公司研发生产的高效氧化锌正是这样一款产品,使用110ppm的剂量就能达到普通氧化锌2500ppm剂量的使用效果。总体上来说,目前在欧洲还没有发现一款能够完全替代抗生素的产品,“减抗/替抗”目标的达成需要一个系统的综合解决方案才能实现。

  除了氧化锌以外,教授还谈到:欧洲比较常用的抗生素替代品还包括有机酸、植物精油、中链脂肪酸等;此外,目前欧洲比较主流的做法是把几种功能性添加剂产品进行组合使用,从而使得替抗效果最大化,而不是单纯的使用某一种产品来替代抗生素。在饲料营养调控方面,通过调整饲料营养配方降低动物营养性腹泻发生的几率,如通过降低断奶仔猪保育料蛋白含量来减少腹泻,目前欧洲保育料的蛋白设计水平在16-17%(明显低于国内的蛋白设计水平),降低饲料中缓冲成分浓度(如欧洲仔猪饲料中的钙含量在逐年下降),从而降低仔猪胃酸PH值;而且在原料的选择上,则更多地选择一些容易被消化、吸收、利用的优质原料,如大豆溶解蛋白、乳清粉等(欧洲很少使用其他动物源性的饲料原料:血浆蛋白粉、鱼粉等)。

  ◎“饲料禁抗”并不可怕,摆脱依赖心理,从点滴做起

  JORIS MICHIELS教授最后谈到:“饲料禁抗”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心态,要从心理上摆脱对于抗生素的依赖,通过调整饲料营养、选择高消化性优质原料、大力研发抗生素替代品,以及提高牧场管理水平、改善养殖环境和加强生物安全体系建设等诸多方面一起努力,“饲料禁抗”对于行业的影响必定会降到最低。



上一条      下一条

微信公众号

返回顶部